盐城师范学院宣传部主办 
  • 【校友】朱敏江:见证梦想的力量

  • 点击数:508发布时间:2015-04-27作者:新闻中心
  •   

    个人简介

    姓名:朱敏江

    出生地:江苏

    作 品:《查无此人》《十七》《缺氧》《回家》《暗流》等

    中央戏剧学院 影视系 导演专业

    CCTV电影频道《佳片有约》特约影评嘉宾

    CCTV6与同里古镇国际类型短片专家组成员

    2012年编剧/导演电影《查无此人》

    ·第65届戛纳电影节展映

    ·第1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频道传媒大奖开幕影片

    ·入围第19届大学生电影节

    ·入围2012FIRST青年电影展“一戟即中”青年电影推选单元

    ·第五届新人电影节展映

    ·第四届英国万像国际电影节 特别新人男演员奖

    编剧《十七》(主演:陈冲、魏晨)

    ·1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传媒大奖单元最佳编剧提名

    ·2008夏威夷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情片提名

    ·美国帝博龙国际电影节最佳处女作影片

    编剧/导演《回家》

    ·日本横滨国际电影节展映

    ·入选加拿大多伦多Alucine拉丁电影节 竞赛单元

    ·获全国高校影像比赛 优秀作品奖

    编剧/导演《暗流》

    ·获中戏搜狐视界天下全国DV比赛 诺基亚最具专业精神奖

    ·日本横滨国际电影节展映

    编剧/导演《缺氧》

    ·入围布鲁克林国际电影节

    ·第三届大学生影像节 :最佳短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录音/最佳音乐

    ·日本横滨国际电影节展映

    ·凤凰卫视年度十佳短片

    校友故事

    见证梦想的力量

       ——我与校友朱敏江导演的交往纪事

    从小到大,很多人都有自己的梦想,然而很少有人真正会去追逐并实现自己的梦想。朱敏江是一个执着的追梦人,更是一个幸运的圆梦者。作为他的朋友,我有幸见证了他的逐梦历程,见证了他的圆梦时刻,也见证了梦想的力量。

    朱敏江,无锡江阴人,1998年考取盐城师院音乐系,是师院历史上第一批音乐专业本科生。在他身上集中呈现出江南男子的典型特征,个头不高,面容白净,柔声细语,看似柔弱却内心坚韧,生性敏感且心思缜密。大学时代的朱敏江与台湾歌星张雨生颇有几分神似,一样的圆边眼镜、一样的音乐气质,也曾有过一头飘逸的金发。不同的是,张雨生抱的是吉它,而他则常背把二胡行走在校园。

    朱敏江与我同年入学,虽然在不同的院系,但都曾在师院北园食堂旁的同一栋小楼里工作过。我在一楼的学生会,他在二楼的广播站,我们经常会遇见,但并不算熟识。最初让我知道朱敏江,还是因为他创办了一个叫做“耳风暴”的音乐节目,至今还记得在食堂门口的广告板上写着他的广告语:介绍最新音乐资讯,每周五让耳朵经历革命!上世纪90年代末正是中国内地流行音乐盛行的繁荣时期,这个节目很快在校园里火了起来,成为广播站最受欢迎的招牌节目之一,也让我第一次知道了音乐DJ这个前卫概念。我一直认为,那几年是师院广播站历史上的黄金时代,人才辈出,创意无限,除了朱敏江外,还涌现出了杨银、孙信玲、陈敏、孙颖等一大批优秀的广播人。

    朱敏江真正熟悉,还得从“黄海潮”文学总社说起。大二那年,我从老社长杨银手上接下来“黄海潮”后,首次在全校范围内招录新社员,而朱敏江则是音乐系的唯一社员。当初打动我的,是他一篇名为《那一阵失忆风》的散文,以回忆童年家乡为题材,由三组精致小品组成,形式新颖、文笔灵动、情感细腻,清新之风扑面而来。后来我把这篇文章编辑到了《黄海潮》期刊,作为必读之作推荐给社员们。有一年新社员座谈会上,我特地请来朱敏江做嘉宾。记得我当时是这样介绍他的:朱敏江,一个真正会写文章的音乐系才子。如果你们看了他的文章,就会发现你们社长写的东西根本不值一提。

    同为“黄海潮”人,我与朱敏江经常聚在一起聊文学、谈音乐、侃大山。他喜欢读书,有段时间特别迷尼采,甚至有点走火入魔,产生了自我毁灭的幻觉。不疯魔不成活。有时候,我想也许正是这种偏激、狂热的艺术家特质,才会让他后来有勇气作出不留后路的疯狂决择。更多的时候,我们会谈及话剧、聊起电影,这是我们两人共同的爱好。大学里,我不仅是文学社长,也是话剧团长。大二时我导演的话剧《屈原》在学校公演后引起了较大的反响。朱敏江和我曾计划一起合作排《安妮日记》的话剧,这是部反纳粹的感人故事。可惜那时我已临近毕业,同时外国题材的服装道具难度较大,最终不了了之,成为我们俩一个永远的遗憾。毕业前的暑假,我一个人去了北京,就是想去看一眼北京电影学院。回来后,我跟朱敏江讲述了北京之行,告诉他以这种方式向自己心中的梦想告别。他告诉我,其实电影也是他的最大梦想,并且会为这个梦想不惜付出自己的一切。命运总是轮转的,就在我放弃梦想的同时,一颗梦想的种子已在朱敏江的心田里悄然生根。

    毕业后,我应聘到海门东洲中学做了语文教师,整日忙碌于三尺讲台,与朱敏江也渐渐失去了联系,只是听说他回到家乡江阴高级中学当了音乐教师。这本是师范毕业生最为正常的生活轨道,但没想到两人命运不久后都相继出现了转折点。2004年初,我被选调进了某市委机关,开始了小公务员的生涯。也就在这年夏天,我在海门意外遇见了三年未见的朱敏江。那时的他神情疲惫、面容憔悴,人也格外消瘦,但眼神中还是透出兴奋的光芒。朱敏江给我带来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他刚刚考取了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那晚,坐在朋友新房的地板上,他给我讲述了一段颇为传奇的故事。原来,2002年底,他工作还不到半年,就从学校辞了职,开始电影院校的报考之路。在他生活的那个富庶的江南小城里,为了一个看上去不切实际的梦想,而放弃在别人眼中稳定且有前途的工作,这无疑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领导的劝说、同事的不解、邻居的猜疑、家人的担忧,特别是铺天盖地、到处乱传的各种流言蜚语,一下子全部笼罩在他的头上。朱敏江没有丝毫的退缩,拿出久违的高中课本,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高考复读班。昔日的同事变成了他的老师,曾经的学生成为他同学。一年在他同事的监考他和他一起参加了高考。就在那样一个有点尴尬甚至滑稽的境地朱敏江当年就考取了中央戏剧学院!朱敏江在跟我讲述这段经历时,出奇的平静、特别的淡然,没有炫耀、没有得意,没有抱怨、没有诉苦,就像是一段本应如此、再也寻常不过的他人故事,而我深知背后蕴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多年后,有人采访时问他,为什么会想到辞职考中戏?朱敏江是这样回答的:有一天,窗外金黄的油菜花正开的灿烂,到处充满生机活力,而办公室里同事们热烈讨论公积金、房子、子女以及退休后的种种,想着十年如一日的生活,自己突然害怕起来,清晰地意识到了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所有毫不犹豫地抛弃眼前的一切。

    朱敏江考入中戏后,扎实的知识储备、丰富的人生阅历让他很快从同班同学中脱颖而出,被大家推选为校学生党支部书记。年纪稍长的他,不但没有半点松口气、吃老本的想法,反而格外珍惜又一个难得的四年大学时光。朱敏江比别的同学更用功、更勤奋,写剧本、拍短片、做节目,白天黑夜忙个不停。艰辛的付出,也为他带来了丰硕的成果。大一时的《回家》获邀在日本横滨国际电影节展映,大二的《暗流》获全国DV比赛诺基亚最具专业精神奖,大三时参与编剧的《十七》获得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提名,毕业作品《缺氧》囊括了全国第三届大学生影像节最佳短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录音等四项大奖。中戏四年,朱敏江交出了一份堪称完美的成绩单。

    2008年,从中戏毕业后,朱敏江又一次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虽说在外人看来中戏的光环是夺目的,然而真正到了现实社会却并不会发挥多大作用。在中国的影视圈,没有人脉、没有财力、没有机遇,想拍一部能上院线的商业影片的新人导演实在屈指可数。身边的同学为了生计,纷纷改行、另谋他路,而朱敏江再次选择坚守自己的梦想,一门心思要拍一部真正属于自己的电影。过硬的编剧功底是朱敏江实现梦想的敲门砖,于是,他闭关谢客,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写出剧本,前后修改了60多稿然后他就拿着本子一家家上门游说,找投资,拉赞助、请演员、搭剧组……可想而知,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浮躁社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导演,很难赢得别人的信任和支持。这注定是一部命运多舛的影片,从开始筹拍到最终杀青以及后期制作,前后用去了四年时间。这期间,先后遭遇了投资人中途撤资、拍摄地流氓侵扰、广电总局审批不过、后期制作经费短缺等太多太多的挫折、阻碍和磨难,影片好几次都命悬一线、置死地而后生。事后,我与朱敏江之间曾有这样的对话。我问:拍这片子难吗?他微笑着告诉我:难,相当难;我又问:最难是什么时候?他想了想说:具体说不出何时最难,只知道有段日子,我整宿整宿睡不着,头发一缕一缕掉在床上;我最后问:想过放弃吗?他想都没想告诉我:没有,从来没有!所有的磨难都是命运馈赠予我的最好礼物。

    2013年6月8日,对朱敏江而言,无疑是他人生中一个值得纪念的特别日子,筹备四年之久的《查无此人》终于在全国正式上映了。没有华丽喧嚣的首映典礼,没有铺天盖地的宣传造势,只是在每个影院都有一款充分悬疑色彩的海报,上面清晰地写着一行小字,导演、编朱敏江。我提前几天就预定了《查无此人》的影票,拉着身边的朋友一起为朱敏江捧场。影片上映当晚,我用手机拍了票根发给朱敏江,并且短信告诉他:“比我想像中的更好,是近几年来看过的最好的国产片之一”。直至今天,我还是坚持当初的评价。不可否认,也许其中掺杂了对朋友偏爱的主观因素,但你不得不承认它确实是一个构思精巧、情节绝妙的故事;也许影片拍摄手法还稍显稚嫩,但你对于一个年轻导演的处女作不应该要求太多;也许它的票房并不是很好,但你要知道那决不是衡量一片影片好坏的唯一标准。我始终相信,历史将来会以更加客观公开的眼光,重新看待朱敏江的这部被低估的国产悬疑影片。

    《查无此人》上映后不久,我有次去北京出差,朱敏江上完节目后连晚赶来与我见面,特地带我去逛了夜幕下的中戏校园,看了看他们曾经排戏的小礼堂。在南锣鼓巷的小酒吧里,我们边喝边聊,感觉他还是当年的朱敏江,谦逊、低调、平和、睿智,就像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只有两处变化:一是下巴蓄起胡须,二是学会了抽烟,而且只抽焦油含量为1毫克的“中南海”,说是长期熬夜写剧本留下的习惯。我跟他开玩笑说这样至少能让他更有几分成熟男人的味道,毕竟我们都已跨三奔四,不再年轻。告别朱敏江返回宾馆的路上,我给他发了条信息:兄弟,在追梦的路上,希望你继续加油,不仅为你的梦想,也为那些曾经和你一样有过电影梦的人们。回到宾馆,我收到他的信息:放心,兄弟,我的梦想才刚刚起程,谢谢有你见证我们共同的梦想!

    (采访者:陆大柱,文学院2001届校友,现供职南通市委办。

    写给母校

    时间是无情的机器,强行篡改你的容颜,肆意改变你的境遇,它用最冷漠地方式清洗你的记忆,也因此,幸存下来的那些点点滴滴都是弥足珍贵的东西,它们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象暗夜里扑出的温柔猛兽,吓得你眼泪直流却也提醒你并不孤独而温暖起来。

    几年前好友陆大柱给我发来了他重回母校拍摄的照片,熟悉的花园,教学楼、林荫道……所有的记忆在那一刻来势汹汹——这是我生活和学习了一千多个日夜的地方,这里罐装了我最货真价实的青春。我没有足够的勇气来打开这个罐头,来面对我在师院度过的那些值得珍藏的记忆,我希望它一直都在新鲜的保质期。

    这是我人生第一个梦想开花结果的地方。19989月,踏入盐城师范学院大门的时候谁都无法体会我心中的忐忑与欣喜——这个并不算太大的院落将是完成我音乐梦想的地方。我在这里贪婪吮吸着艺术的养料,一步步靠近我所向往的音乐殿堂。这么多年我始终都念想着音乐系琴房的那条走廊,好长好长;阳光从尽头的窗户照进来,笔直笔直。这里是我最喜欢的二胡练习场所,我爱看那些微不足道的尘土,看他们在这倔强又充满力量的光线中急遽地旋转飞舞,旋转、飞舞……我看到了它们轻盈地落在了地面上,竖起耳朵,我听到了它们落地时清晰的声音:大学让我知道了自己的渺小,大学又让我明白了再不起眼的自我都是真真实实的存在——这是师院给我最大的礼物,它让我在之后的人生选择上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2012年夏天,因为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行程早就敲定在先的缘故,我错过了“毕业十年同学会”,这是莫大的遗憾。我也想和他们一样,再次徜徉在校园里,去和熟悉的每一棵花草,每一块石头,每一个人问声好;我也想和他们一样,再次相聚在校园里谈天说地,毫无顾忌。无论时光怎么流转,环境怎么变化,这里留有我的印迹,只有循着这些痕迹我才会和青春、理想、凡此种种真正奢侈的东西再次相遇——所以这里是我心底最珍贵的一方天地。

  •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热点新闻更多>>

盐师校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