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师范学院宣传部主办 
  • 柴门依旧

  • 点击数:45发布时间:2015-04-28作者:许晴晴
  •   

    柴门旧了,奶奶老了,回家过年时,好像是不经意间发现了这一点。

    走近柴门,奶奶一个人默默地在柴门上贴春联,春联是街上买的那种,红红火火的底,喜喜庆庆的字,后面是不干胶,撕下来就可以贴,很是方便的样子。

    可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爷爷还在的时候,春联不是这样贴的。

    记得爷爷写得一手好字,苍劲有力,龙飞凤舞。手握毛笔,不颤不抖,左钩右捺,浑然天成,不管行家还是外行都觉着好看,左邻右舍逢年过节也爱来讨些。爷爷也都乐呵呵应下来。

    洗净毛笔,挥手一蘸,俨然一位书法家的气势,总惹奶奶笑语:“你还真来劲了!”

    爷爷写字的时候,奶奶就在一旁做浆糊,浆糊是用米熬的,米浆熬得稍厚,一股子米香,甜甜暖暖的感觉,溢满了整间屋子。

    爷爷写的春联是一股子墨香,墨迹未干,断笔连续处别有一番韵味,不像街上买的是刺鼻的油墨味,打印的字是工工整整的,缺少一点生气,少一点流连的温馨,少一点持久的心安。

    春联做好了,我便骑在爷爷肩头贴春联,左抹右捋,春联便以一种安静而喧闹的方式守护在柴门口,护佑着一家人一整年的平平安安。欢声笑语间,屋子里有了春联的映衬显得喜气洋洋,心里好像也亮堂了。

    如今的奶奶静静地坐在屋子的柴门口,微微失了神,雨从屋檐角滴落,风在窗外飞行。奶奶的眉间三分浅笑,七分忧伤,他一定又想起了曾经和爷爷倚楼听戏、临池赏荷的日子。

    我呆呆地看着,恍惚间又觉得柴门未旧,奶奶未老,她一直在等,等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柴门,笑问:“今天烧什么好吃的了?”

    我相信,她一定会等到,一定会。就像迟子建的《白雪的墓园》,情到深处也不过如此,简单而美好。

  •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热点新闻更多>>

盐师校报更多>>